歡迎來到ag亞游平臺試玩,您可以 登陸或者 注冊

小橋流水,微波輕嵐,曉風殘月,漁舟唱晚

作者: 小橋流水時間: 2014-04-23 13:20閱讀: 收藏評論在線投稿
  誰把西風移畫扇,淡了胭脂,冷了凝香腕。
  所謂情深云樣淡,易來易去輕輕散。
  從此懶將花事看,憑謝憑開,不過一般倦。
  深鎖冰心向古卷,唐朋宋友相交遍。"拿一本宋詞,吟哦在新年敲響的鐘聲中,徜步在墨香古卷間。  ---題記
  宋詞之美,美得足以讓人沉醉。在宋詞里穿行,如置身于青石小徑上緩緩地行走,看到一個個才子佳人凌波微步,帶著濃濃的沁香,從書卷,從典故中,著一襲艷麗的綢衣,款款徐來。讓我們重回到青衫長袖,羽扇綸巾,吟詩醉月的歲月,去重溫那個煙波浩渺的古宋朝代。
  宋王朝,那是個造就文學奇葩的時代。
  清新婉麗的晏幾道,可以惆悵憶著心字羅衣的小萍,尋著舊日的謝橋;柔弱無力的秦少游,徘徊在輕煙小樓里,數飛紅萬點,纖云弄巧,看自在飛花與無邊絲雨;似姣花照水弱柳扶風的李清照,守著滿地黃花,為綠肥紅瘦的雨后海棠嘆惋流淚。
  還有那個多雨季、多憂愁的《雨霖鈴》;
  大江東去的《念奴嬌》、幽幽的《何滿子》;
  被落花和笙簫包圍的《滿庭芳》;
  精致不可臨摹的《釵頭風》……
  古人云"詩莊詞媚",詞為美人,詩則為壯士,詞之語言如桃花源頭的清水一泓,沁人肺腑,滌蕩著千年來古今孤獨的心靈,使我們在千年后的塵世做執著的守望。
  一首首詩詞歌賦,飄逸地穿越亙古華韻,縈繞于古香古色的墨字心箋之中。
  "西風殘照,漢家陵闕",溫黁的酒壺里釀著太白的奇跡;是南后主飲盡了浪漫,枯萎在赤子的夢里;轇輵的紡車上織著子美的愁緒;三變割裂了現實,抖落在婉約的風里;金陵的記憶在瀲滟的柔波中漫漶;唱著豪放的歌,東坡拾起了公瑾的磨難;靖康的恥辱在浮華的喧闐中平淡,吟著哀憤的詩,是易安翻開了項羽的遺憾;稼軒的躊躇和赍志,義山的愁悰和華麗在這里消釋了濃郁,國恨在這里得到了過濾。回眸之間,萬千繁華已落盡。一切都因沉淀而歸于恬淡。
  捧一掊泥土,捋一袖清風,慢慢地對著落花流水輕輕吟詠,吟詠已經沉淀了千年的風月,在浩如煙海的舊時光里,精致的宋詞,泛波在墨香古卷的煙海浩渺中。
  紅塵往事,湮滅在千里煙波的詞韻中。
  纖指穿過清風流云,編織縷縷清淺情緒。
  筆端一抹,詞章斷句徐徐而行。
  我看見千年前杏花煙雨秦樓間,一個羅衫淡淡的女子,提一盞小小的荷花燈,循著詞人的韻腳婉約而來。
  翻開書頁,便宛若打開了一扇古樸厚重的門。
  秦淮兩岸,香擁翠繞,是誰輕舞羅扇撲螢?晚泊孤舟古祠下,月上柳梢,人約黃昏,抹不盡一片輕寒上小樓,是哪家女子"和羞走,卻把青梅嗅"?
  拾不完一地青瓷吟清歌,在枕衾輾轉的夜里,是哪個傷心詞人衣衫磊落留下千古愁賦?
  煙蘢十里堤的江南,細雨霏霏飄灑,有誰絲弦弄音在輕聲深情地吟誦?
  霓裳素箋,是誰的芊芊手指,在唐詩宋詞里跳舞?
  相思成災,任一世的繁華絢爛如花,任一地的落寞去孤寂成秋,是誰黯然傷懷于碧水秋云間的舴艋小舟?
  滿川風雨看潮生,當渭城的輕塵沾上衣襟、塞外的羌笛悠悠吹響,又是誰身披蓑笠狂歌,挑燈醉看吳鉤利?
  宋詞,詠唱數千年,霓衣清舞,纖麗精致,淡淡憂傷也隨之彌漫。它從愁苦恨憾中走過。
  一闋闋清麗的宋詞,訴不盡人世蒼涼,寫不盡情感的寂寥凄楚,耐不過清月傾瀉的凄涼與孤獨。
  它黯然傷懷于秋水長天間,傳達著載酒江湖的放浪,敘述凄風苦雨的身世飄零:塞外邊城醉臥沙場,大漠孤煙,飲風橫笛;馬蹄聲聲的足跡,劍挑落花滿庭的芳菲;古道西風瘦馬的哀怨與憂郁落寞……
  那一岸的曉風,那一彎的殘月,那一離岸的青舟,每一個詞匯都凝著一生的剪影,泛著一世的漣漪。
  信手從詞里斟杯清酒,在書頁間點曲輕歌。
  小橋流水,微波輕嵐,曉風殘月,漁舟唱晚,這些代表特定意象的人文流韻,是遠離工業文明和現代都市的田園牧歌,那是古代文人士大夫的所居所思,它充滿了恬靜澹遠的詩意。
  凌波于古代女子中間,詞境總兼帶濃艷與淡雅色彩,她們俯仰顧盼中,流露出的微妙情緒營造出了美的氛圍和詞的意蘊;她們端莊清麗的氣質里總帶著淡淡的嫵媚和雍容華貴。
  于是千載之下,拔著十指的光陰,只想做一個小戶人家的碧玉女子。在飛針走線上繡上相思的荷包,細數心弦千緒針針如意繡,沉沉同心結;也想在秦淮河畔柳色彌煙中,學墨筆添香凄婉優柔的易安、情深綿長的淑真。
  一曲簫音吹散了唐風,吹落了宋雨;
  一把古箏彈落了風塵,撥動了水韻;
  一襲水袖,在風來塵往里飛舞;
  一彎黛眉,在碧波瀲滟中流轉;
  一世的紅顏,在清風月夜里花開花落。
  風花雪月的故事,總在喧囂的背后輕歌演繹。
  千年的宋詞,那種氣韻,那種凝重與低沉,需要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來承載。
  只是,隨著人類文明的進步,數字時代的到來,那個精致玲瓏的朝代,早已濃縮成淡淡的身影,在墨香古卷的文字中暗暗沉淀下去。
  月照軒窗,讓整顆心沁得透濕;好似已靜靜地化身成崖草邊的一朵紅菡萏。舉一盞夜光的杯,溶一輪溫潤的酒,在沉舟千帆過盡后,舞一段婉約的情懷;摘一片落花的歲月,在翩翩蝶舞中停頓。再吟一首千年的絕句,撫一曲萬古的鳴琴,伴著古典詞韻的步子,走一段緩緩押韻的歷史。
  千年一嘆,宋詞若蘭,在遠古的晨鐘暮鼓中,裊裊余音縈懷不去。詩詞風韻,走過寂寞,邀約在紅紅火火的市場大潮下。
  那一枕永不消失的沉香,早已化成千古不變的古卷,以無欲無求的姿態,傳說著古韻流轉的風情,宋詞的沉香,也在字里行間漸行漸遠……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