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ag亞游平臺試玩,您可以 登陸或者 注冊

《紅樓夢》批語偽批太多

作者: 鏡花水月時間: 2014-01-14 23:54閱讀: 收藏評論在線投稿
  《紅樓夢》批語,以脂硯齋、畸芴叟為主,這兩個人是不是一個人,還值得研究。這姑且不論。但除卻這兩人之外,明顯違背曹雪芹原筆原意,甚至和脂硯齋畸芴叟相左的批語,實在太多太多。這不,僅僅第一回,里面就充斥著太多太多的偽批,胡說八道,別有用心,混淆視聽,使得整個《紅樓夢》批語魚龍混雜,莫衷一是。
  不妨來看看。
  關于賈雨村的,之前我們已經分析過,脂硯齋批語里已經有謂賈雨村“今古窮酸色心最重”,“是莽、操遺容”,“今古窮酸,皆會替女婦心中取自己”以及“奸雄心事不覺露出”等等,皆是批謗賈雨村不是個東西的。
  但是,還有一些批語,用句短促,見縫插針,不作分析,只是定性,而且時時處處和上述批語唱反調,針鋒相對,明顯違背曹雪芹原筆原意,一看便是偽批。因為只是一回,不妨例舉出來,曝光之,腐爛之,遺臭之。

  1:寫甄士隱邀請賈雨村中秋之夜喝酒,賈雨村“笑道:‘既蒙厚愛,何敢拂此盛情。’”心安理得,不知感恩時,有這樣的批語“寫雨村豁達,氣象不俗”。
  你媽,這也是氣象不俗?這是吃白食沾腥光的心態。可見批此語者也是個常常混吃混喝白吃白喝的二貨,卻來此假充斯文。這也罷了。

  2:寫甄士隱慷慨資助賈雨村白銀五十兩,冬衣兩套進京趕考,賈雨村的表現“雨村收了銀衣,不過略謝一語,并不介意,仍是吃酒談笑。”那廝的批語又來了“寫雨村真是個英雄。”
  哦,不知道感謝,不知道感恩是真英雄,那關公成什么了?成假英雄啦?

  3:寫賈雨村怕甄士隱酒醒后反悔,急急忙忙走了,竟然不告別,又有批語道“寫雨村真令人爽快。”
  哦,卻原來,受人錢財,不用感謝,不辭而別,這叫爽快?我又想爆粗口了。

  4:寫賈雨村做了官,大街上見到嬌杏,脂硯齋或者畸芴叟的批語是:“所謂‘亂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’是也。”辛辣諷刺之意溢于言表。可是,就在這條批語前面硬生生加入一條批語是“雨村別來無恙否?可賀可賀。”羨慕之情溢于言表,一副小人恬不知恥的嘴臉!

  所以,通過上述的分析,我們必須看到,在《紅樓夢》的流傳和閱讀過程中,讀過批過小說的人千千萬,不僅有脂硯齋、畸芴叟這樣和曹雪芹意境相通惺惺相惜的高人妙評,也有如上述這幾乎就是出自一人之手的,恬不知恥,齷齪無德,下流卑鄙的懂幾個字會幾行歪詩的無賴流氓文人的搗亂,他們把曹雪芹恨的批的,看做是贊的美的,把恩將仇報占便宜吃白食看做瀟灑不拘。

  這類批語的最顯著的特點就是:
  第一,和曹雪芹原筆原意以及脂硯齋、畸芴叟批語觀點相左為快事,這本身就是一副流氓無賴相;
  第二,批語短促,只作結論,無任何分析,一來做賊心虛,二來也分析不出個什么名堂來;
  第三,此類批語就是要混淆視聽擾亂是非曲直,通過《紅樓夢》,把一種類似于厚黑學的價值觀和人生觀傳達給世人,用心極為下作和卑鄙!
  當然,第一回的偽批不僅僅這些,甄士隱出家之時,對于《好了歌》的“解注”,穿插其間的偽批,更是和脂硯齋、畸芴叟的批語混雜在一起,珠魚難辨,大大的貽誤了人們的判斷。關于這個,我隨后再說吧。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