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ag亞游平臺試玩,您可以 登陸或者 注冊

《紅樓夢》批語如何妙品林黛玉?

作者: 空谷幽蘭時間: 2014-01-07 14:08閱讀: 收藏評論在線投稿
  《紅樓夢》筆記之八百五十二
  讀《紅樓夢》的批語,其實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。今天,我就舉例幾條批語,看看此評論者是如何先抑后揚、曲徑通幽來評論林黛玉的。
  第七回,有這樣的文字和批語:誰知此時黛玉不在自己房中,卻在寶玉房中大家解九連環頑呢。周瑞家的進來笑道:"林姑娘,姨太太著我送花兒與姑娘帶來了。"寶玉聽說,便先問:"什么花兒?拿來給我。"一面早伸手接過來了。開匣看時,原來是宮制堆紗新巧的假花兒。黛玉只就寶玉手中看了一看,便問道:"還是單送我一人的,還是別的姑娘們都有呢?"(批語:在黛玉心中,不知有何丘壑。)周瑞家的道:"各位都有了,這兩枝是姑娘的了。"黛玉冷笑道:"我就知道,別人不挑剩下的也不給我。"(批語:吾實不知黛卿胸中有何丘壑。再“看一看”上傳神。)周瑞家的聽了,一聲兒不言語。
  我先前說過的。這段文字里,居然有兩條批語說不知道林黛玉胸中有何丘壑?我一度以為此批語者乃故作姿態,暗諷林黛玉之小性兒,故此,對此兩條批語實屬厭惡的。

  第八回:第一段:一語未了,忽聽外面人說:"林姑娘來了。"話猶未了,林黛玉已搖搖的走了進來,一見了寶玉,便笑道:"噯喲,我來的不巧了!"(批語:奇文,我實不知顰兒心中是何丘壑。)寶玉等忙起身笑讓坐,寶釵因笑道:"這話怎么說?"黛玉笑道:"早知他來,我就不來了。"寶釵道:"我更不解這意。"黛玉笑道:"要來一群都來,要不來一個也不來,今兒他來了,明兒我再來,如此間錯開了來著,豈不天天有人來了?也不至于太冷落,也不至于太熱鬧了。姐姐如何反不解這意思?"(批語:吾不知顰兒以何物為心為齒,為口為舌,實不知胸中有何丘壑。)
  寶玉因見他外面罩著大紅羽緞對衿褂子,因問:"下雪了么?"地下婆娘們道:"下了這半日雪珠兒了。"寶玉道:"取了我的斗篷來不曾?"黛玉便道:"是不是,我來了他就該去了。"(批語:實不知有何丘壑。)寶玉笑道:"我多早晚兒說要去了?不過拿來預備著。"

  此一段,又是三條不知丘壑的評論,老實說,我有些怒了,如此迂腐可笑的批語,也上得了小說?真TMD自古文人多窮酸呀,我差點罵出了這句。關于林黛玉心中丘壑,我早已經分析過了,大家自己去看。
  好嘛,至此,已經五條批語說不知林黛玉胸中是何丘壑了,這不是說林黛玉小性兒是什么呢?而且,我敢肯定,這些批語都是一人所作。

  第二段:黛玉磕著瓜子兒,只抿著嘴笑。(批語:實不知其丘壑。自何處設想而來?)可巧黛玉的小丫鬟雪雁走來與黛玉送小手爐,黛玉因含笑問他:"誰叫你送來的?難為他費心,那里就冷死了我!"(批語:吾實不知何為心,何為齒、口、舌?)雪雁道:"紫鵑姐姐怕姑娘冷,使我送來的。"黛玉一面接了,抱在懷中,笑道:"也虧你倒聽他的話。我平日和你說的,全當耳旁風,怎么他說了你就依,比圣旨還快些!"(批語:要知尤物方如此,莫作世俗中一味酸妒獅吼輩看去。)寶玉聽這話,知是黛玉借此奚落他,也無回復之詞,只嘻嘻的笑兩陣罷了。(批語:這才好,這才是寶玉。)
  這一段,再來一條丘壑,第六條了,我記著呢。同時,又是第二次追問林黛玉的心口舌是什么做的?這不是有點損人嗎?這不是暗示林黛玉尖酸刻薄嗎?接下來一條批語,就更過分了!所謂“要知尤物方如此,莫作世俗中一味酸妒獅吼輩看去。”呢嘛的,林黛玉變成尤物了,我還記得賈寶玉向柳湘蓮介紹二尤的時候,就有真真是一對尤物的說法,引起了柳湘蓮的懷疑,最終導致了三姐和湘蓮的愛情悲劇。可見尤物不是什么好東西,是帶貶義的。
  但是,就在我惱怒異常的時候,有一條批語卻峰回路轉翻作奇文了。

  第三段:寶釵素知黛玉是如此慣了的,也不去睬他。薛姨媽因道:"你素日身子弱,禁不得冷的,他們記掛著你倒不好?"黛玉笑道:"姨媽不知道。幸虧是姨媽這里,倘或在別人家,人家豈不惱?好說就看的人家連個手爐也沒有,巴巴的從家里送個來。不說丫鬟們太小心過余,還只當我素日是這等輕狂慣了呢。"(批語:作此一解,真可拍案叫絕,足見其以蘭為心,以玉為骨,以蓮為舌,以冰為神。真真絕倒天下之裙釵矣。)薛姨媽道:"你這個多心的,有這樣想,我就沒這樣心。"
  至這一條批語,方真相大白。原來,批語者和我們開了一個大大的玩笑,他玩了個花招,先抑后揚,先貶后褒,此尤物(林黛玉)非彼尤物(尤二姐有三姐)也。為何?
  第一,所謂“要知尤物方如此,莫作世俗中一味酸妒獅吼輩看去”已經點明林黛玉胸中之丘壑,就是小吃醋而已,這個我之前分析過的,薛寶釵的到來打破了平衡,有許多人以為薛寶釵比林黛玉好,還有就是薛寶釵對寶黛愛情的介入。但是,林黛玉的丘壑,也就是個小吃醋而已,而且吃得非常的有智慧和有水平;
  第二,最重要的一點,批語者對林黛玉的小吃醋以及表現的態度,最終真相大白,是非常贊許的,也就是通過所批的“作此一解,真可拍案叫絕,足見其以蘭為心,以玉為骨,以蓮為舌,以冰為神。真真絕倒天下之裙釵矣”之語,不僅回答了此前以何物為心口舌的疑問,而且點出林黛玉“真真絕倒天下之裙釵”的品格來,絕了。
  這樣的批語,也算是一次推陳出新的“再創作”了。我幾乎被這廝蒙蔽,可氣可恨,呵呵呵呵。這樣的批語,也可算是“拍案叫絕”。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