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ag亞游平臺試玩,您可以 登陸或者 注冊

若要天渡,終須自渡

作者: 空谷幽蘭時間: 2014-01-13 18:36閱讀: 收藏評論在線投稿
  你是否曾經偏執地愛過一個人?
  你是否也曾用心地恨過一個人?
  你是否也在愛與恨的巔峰中跌滾過?
  你是否也感受過虛守與離別之后,那劫后余生的荒涼?
  你是不是也在時間的蕩滌之下最終明白:所有的相遇與離散,都不過是紅塵中注定的一場天劫而已。

  【一】
  總是喜歡去搜索一些帶著些許頹廢和荒涼的句子來讀,一直讀到微涼的心感到更深的疼痛,才肯罷休。好像夏日里猛然地往胃里灌一瓶冰水,能讓自己清晰地感覺到溫暖與冰冷的相遇時,復雜地并存與難溶。像一些模糊而又遠去的片段,溫暖地執著過,卻無不以荒涼而收場。
  偏執,我曾經是一個偏執的人。喜歡極致的愛與恨。對于自己喜歡的人做著執著的表露,對自己厭惡的事,也做著明顯的疏離。我是那樣的簡單和蒼白,如同一張白紙,輕而易舉就可以讓別人看到上面的些許折痕。很像《紅樓夢》里的黛玉,孤高自詡,犀利,尖銳,卻真純而善良。16歲第一次讀紅,一直到現在,依舊堅持偶爾的讀紅。我不喜歡鉆研里面所含著的文化價值,我只是單純地喜歡曹雪芹筆下的那群女子,喜歡她們的聰明,秀麗,穩重,純潔。在我成長的年華里,那群美麗聰慧的女子,一直陪伴在我的心靈世界里。在那些漂泊的年華里,我也曾經如同浮萍般四處漂流,帶著簡單的行李,輾轉在這個紅塵中。行李箱中,始終相隨著的是那本《紅樓夢》。
  不知道多少次默默地感概過“身為下賤,心比天高”這句話,咀嚼著這么幾個字,有酸楚,有孤傲,更有自尊。一直不曾放棄自己去墮落,也是那些簡單而倔強的句子,一路支持著自己面對著誘惑,不墮落,不屈服,不貪求,始終保持住了本性的一絲純白如蓮。
  戀愛了,心中藏著深愛的男子。陽光,英俊,優秀,上進的男子,與我抑郁的氣質是明顯不同的類型。卻因為年少,喜歡的純粹而執著。多少個黃昏與日落,夜幕與清晨,都要將他的名字在心底默念過千百遍。那個身影,笑著想起過,哭著想起過,清醒時想起過,夢里也不曾遺落,卻決絕地拋棄在了考驗的路口。
  轉身是疼痛的,卻不曾去后悔。此后漫長的歲月里,心靈是荒蕪的,因為無可替代。再行來,會覺得無謂。一個男人,偏執地愛過他,也用心地恨過他,于他,于己,此生都已經足夠了。
  與錯過的人,不要相約來世。今生有機會都不曾好好珍惜,又何必要再在來世里,讓自己將這種疼痛再來一次?
  錯過了,不止是今生,而是永生永世。不愛,也不恨,所有的緣分在這一世里都已了解,辜負與被辜負,這一世,都兩清了,此后的輪回中,再也不愛了。

  【二】
  生活的軌跡,永遠不會因為你累與否而稍稍停留。而緣分猶如花開與花落,不會因為你的傷感或是期盼而停留或是停止。若以為痛過生活就會因此而放過自己,那就錯了。
  很多的時候,生活更像是魔鬼,不僅要讓人痛,還會在疼痛的傷口上,灼上一把火,讓人要么永生,要么往生。
  女人都是喜歡夢的,喜歡夢中的景物和人事,雖然飄渺,卻呈現夢的美好。然而夢終究是夢,一層薄霧而已,無論在霧里怎樣的真誠的守護,太陽一出來,霧就會散去。夢中,擁有所想象的美好,醒來,才看清手中依舊空空如也。禁不住地問自己,到底生活是夢,還是夢才是夢?反復思量之后,是更深的無味。終至完全摒棄。
  經歷過虛守與離別之后,心靈是漫無邊際的恐慌,恐慌過后心底生出的是無比的荒涼,荒涼演繹到了最后,終于繁衍出了空無一物的空洞。淡看了一切,原諒了所有的過去,對與不對,全部放下。一個手中握著虛無的人,生活予以她的必然是更多的失望。五更雞唱,一夢醒來,便看破了夢里當年。《小窗幽記》里的一些句子,無比清晰地一遍又一遍在腦海里浮現。“聽靜夜之鐘聲,喚醒夢中之夢:觀澄潭之月影,窺見身外之身”。時光瀲滟,終至寧靜處,恍如斷崖背后一處背著風卻迎著暖陽的深潭,心寧靜而溫暖。花開是緣,花落是劫,學過誅仙臺上那個縱身一躍的女子,為了忘卻一段情,一個人,即使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,決絕跳下之后,終于將一切都遺忘得干凈了。

  【三】
  總覺得女人的一生至少要經歷三段感情才會真正的成熟。有過單純真摯的初戀,有過一段不切實際的精神之戀,再有一段酸甜苦辣并存的婚姻,有過這樣的三段情感的旅程,會將一個女人洗禮得足夠純粹和堅強了。烈火中沖出的不再是蝶,而是妖孽了。有露珠的晶瑩,更有不動聲色的穩重了。無比清晰地知道什么是自己該要的,什么是不該要的。可以得到的,不能去奢望的。一切都那么明確。雖然依舊孩子般的貪玩和簡單,卻永遠不會迷失方向。明白了前路或許還會有風波,但是依然會迎著風雨飛翔。明白了,如果自己不去堅強,不去完善自我,一切的抱怨和哀嘆都是枉然。因為明白了,唯有讓自己真正變得美好起來,才會令身旁的人留戀,所以愿意在平凡的日子里,督促自己一定要堅持學習,堅持向美好靠攏。明白了所有的相遇與離散,都不過是紅塵中的一場天劫而已,就會變得坦然和淡然。做好自己,問心無愧即可,誰來,誰去,都要淡淡相對。不是真的無情,而是想讓已經脆弱和疲憊的心,好好地休養生息。

  【四】
  毫無疑問,女人大都是多情的。我喜歡女人的多情,但是也不喜歡女人的多情。雖然溫暖大都是因為多情而換來的,但是煩惱卻也是因此而起。女人柔軟的天性,母性的情懷,注定了女人總是容易被一些感性的言語所打動。尤其是喜歡文字,喜歡上網的女人,性格更加偏于感性。對于這類女人最有殺傷力的語言,莫過于那么爛俗的幾句話:“你長得跟我的初戀女友很像”,“你的脾氣跟我深愛過的某人真像”,“我對你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覺”,“你是上蒼派來征服我的嗎?”……類似這般的陳詞濫調,總是能輕而易舉的撥動一個女人的心弦。太多的女人都明白,這只不過是男人借機接近自己的一個托詞罷了,可是只要對方恰好也是自己不反感的對象,只要對方肯出招,女人大都會心悅誠服的接受男子為他編造的謊言,相信自己在他的眼里真的與眾不同,真的是很特別的一道風景,甚至是可以代替并且占有他生命里的所有色彩的唯一的一道彩虹。錯誤的意念若生,多情也就往往由此而生。
  從此過多的關注這個人,一直到目不斜視地關注這個人。如果這個男人再對她施展早晚問安,殷切問候,再加上一些日子的守護,就沒有幾個女人還能堅守自己的城池的。于是最終便:“斷送一生憔悴,只銷幾個黃昏”了,于是便“滿紙自憐題素怨,片言誰解訴秋心”了,終日里淚眼模糊,只為伊人斷腸了。我不敢打擊這個網絡里的所有愛情,畢竟在這里還是有著極少數的真情的,但是我也絕對相信大多數男人,他們來網絡不是來為自己尋找一份相思之累的,而是來這里休息的。到這里來尋找一份精神上的放松,寫一些自己喜歡的文字,與幾個自己看著感覺不錯的女人聊聊天,放松一下平日里緊張的神經,如此簡單而已。大部分上網寫字的男人,在實際的生活里都不是私生活放縱糜爛的男人,他們也大都喜歡安靜,不喜歡穿梭在燈紅酒綠的庸俗胭脂群中,所以才會在虛擬的網絡中開辟一塊凈土來安放自己流浪的靈魂。
  可是他們也真的不是來這里找老婆的,他們不是來這里找一個女人來代替他生活中的妻子,處處束縛他,不準他東張西望,不準他目不斜視。所以,所有想要緊緊束縛男人的網絡女子,毫無疑問都是愚蠢的。
  男人的天性,注定了他們喜歡探索新奇的事物,當然也包括女人,他們喜歡與不同的女人交流,但是這卻不代表他真的喜歡與他聊天的每一個女子,更不代表他會忠于某一個女子。男人的骨子里都是有著狩獵的天性的,他們喜歡征服的感覺,這種征服的快感時時地折磨著他們,于是他們喜歡挑戰高難度的各種游戲,甚至包括征服不同類型的女人,所以說到底,每一個男人的骨子里都還只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而已。他們不是真心喜歡愛情,他們只是貪玩,喜歡探索,或者不喜歡寂寞而已。而女人則不同,女人喜歡愛情,渴望相守,要求唯一,因為這種矛盾,所以男人總是因為厭倦女人的管束而逃,而女人則總是男人的薄幸而怨。
  其實女人大可不必如此。看一看渡邊淳一郎的《男人這東西》,再看一看《人性的弱點》。充分地了解女人,也了解男人,女人就會少幽怨,少多情,更沒有必要自作多情。網絡中沒有了婚姻的捆綁,責任的束縛,男人們當然更會無所顧忌地縱容著他們與生俱來的天性,所以女人想要在虛擬的世界里,要求某一人對自己始終忠貞如一,無疑是癡人說夢。所以與其怨男人薄幸,不如怪自己多情。治病終究治根,如果能根除自己多情的毛病,網絡中,是沒有任何一個男人可以真正的地傷害到女人在。
  實際上,即使在現實的婚姻里,當女人為男人付出了青春,付出了畢生的精力之后,被遺棄的女人也還是比比皆是,如果能看破這一點,就該想到你為之付出了一切的男人你都留不住,你還有什么資格去苛求虛擬的世界里,有一人可以對你盡忠到底呢?所以與其有那么多的情施舍泛濫在虛擬的世界里,不如轉換戰場,拼命愛自己,用應付完生活后的所有剩余的精力來修行自己,一點一滴的修積,即使不能成為所有人都仰望的高山,也要做一個令人一俯首便能神清氣爽,一見難忘的寧靜的湖泊。
  所以,女人們,在明白這些之后,請一定不要再多情了,更不要自作多情。若想天渡,終須自渡。你若勇于自渡,天敢不渡你?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