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ag亞游平臺試玩,您可以 登陸或者 注冊

我的眼眸,等你路過我的容顏

作者: 你若成風時間: 2013-10-10 15:16閱讀: 收藏評論在線投稿

一闋舊詞染新韻,浮生盼,醉把千年渡。落花人獨立,翩翩舞成蝶。曼妙舞姿,梨顏淺黛,無語言殤,空自憐。——文:籬落疏疏

一箋紅塵滿紙蒼涼,墨淺情深不盡凄愴,半江月色,搗碎漁唱千疊,笙簫如剪,剪斷樓臺萬重,霜楓橫枕丹彩,秋水待寄蘆花,絕巘之上,煙云供養,飛羽流聲,白草折地,這一季,所有風景,都隨山水入了畫。而你,隨風月,入了心。

我在光陰里癡等,等你路過我的容顏。看芳草綠了一年又一年,而今,花又開滿。寂寞的年華里,往事已如煙。我看青衫,以為是你又執羽扇,我聽槳聲,以為是你歸來的船。倚欄桿,臨水獨照,紅顏翠鬢,妙如昨年,雙眉低斂,鎖住你的諾言。柳枝流轉,執筆為你輕書詞婉。

蘸墨是愁,落筆成傷。黑墨白萱上速寫的詩章,山無陵,天地合演繹的傳說,碎了我的癡你的怨。那條牽錯的紅線,終是擱淺了愛情,淡化了期盼。穿越輪回,渴望尋求前世的姻緣。素錦華年,韻語江南,明月映清泉。紅塵偶見,愛意藏心田。素手纖纖,撥動情字弦。

今生,我在古風琴韻中生,在竹簾幽夢中死,陪伴的是妖嬈的寂寞和心意相通的默契。我不愿用說,愿以心聽,有時指天畫地的誓言也仍是蒼白,何必奢求永久的承諾?今生,你會是我永遠的知己,縱使山水重疊,歲月輪起,風月紛起,年華老去,我依舊會在彼岸等你。流連的醉夢,破碎的誓言,我不敢去觸碰那零落一地的蒼白想念。昨日魂夢,韶華逝去,我知道,有一種塵緣叫情深緣淺。我也知道,有一種結局叫曲終人散。

情易碎,人不留,逝水悲秋,千情萬念,紅塵滾滾,誰會書一曲長相守,與我共剪歲月,靜守流年?

褪盡風華后,終會是誰,站在彼岸守護你。情緣未消,終會是誰化成碧蓮相接連。我用一生等一個結果,是誰在遙遠的彼端筑夢,輕舞霓裳,在月光之下,思念未滿良人未歸的時刻,深情而又神傷。

是誰站在回憶的迷途傾淚,聲聲凄婉,在舊人不復,紅豆未種佳緣未系的彼時,眺望歸途來路。又是誰立在煙雨模糊的樵頭,成為了一只沒有腳的飛鳥,不能停歇,在迷途一路哀啼。

那些風月的故事,靜靜的隱藏在你和我未完成的諾言的下面,等待覆土,等待腐敗。而我靜靜的站在風里聽憂傷的旋律,聽歲月走過發出的哀鳴聲,等待歸途,等待來路。可是回首時卻發現,雨荒來徑。多想回到人未去,情未離合的時刻,仿佛經年后你我安詳的坐在田野樹下觀紅塵幻化,共賞夕陽云月,影成雙。如是落魄一生也無怨。

我淺淺的微笑,拈一朵纖指之花,蕙質蘭心,遠隔天涯解我花語。你悠悠吟唱,伴一曲高山流水,靈犀浮光,夢影翩翩,共我悲喜。我愿承負千年的游離,換一生夢寐,白首不相離。煙波槳聲,看盡紅塵紫陌,誰會許你繁華三生承諾?誰又會將過往流年捻成一世蹉跎?陌舞流沙的年華,在指尖婉轉的瀉下,一闋聲聲慢,吟唱了多少憂傷,多少惆悵。一簾殘夢,已化著凄厲的琴殤書怨,這份情,終將落入塵埃,在紅塵中不息的流浪。

幾度花開花謝,泛起了誰的心情漪漣。誰嘆人生若只如初見,流露出相見不如懷念的遺憾。誰念今生只愿把手牽,辜負了百花齊放的春天。不問此去經年,不看月是圓缺,只留心燈一盞,照亮容顏。此生唯愿:任他塵世變遷,緣聚緣散,依然能見如花的笑靨。

看,誰的思隨月影輕輕搖曳,醉上枝頭?心語隨風,是誰在不知倦地涂鴉?而你,始終是我字里行間濺落的的名字,吟詩成文的情節。如漫天飛花,落在筆端、落在心海、落在天盡頭。于是,我傾盡這一季的姹紫嫣紅,為你唱盡深情的守候。把你的影子鐫刻在相思的門楣上,寫遍溫潤與纏綿,然后,用一行文字串起寂寞,淡描憂傷,相忘江湖。

落寞的指尖,輕拈起一段往事,那個關于你的故事再度縈繞在眉間心上。昔日初見,你涉水而來,天涯近在咫尺間,那場風雪月終究也是情深緣淺。當滄海桑田、當繁華落盡,如水的眼眸,只余一滴黯然。

等你,如約而至,拂去我眉宇間的哀傷;等你,踏著夕陽,洗盡我眼眸間的百轉愁腸;等你,在每一處風經過的地方;等你,在每一片楓葉飄紅的瞬間。來年,你我情意再續,遵守約定,深情共舞一生一世的纏綿繾綣。我的眼眸,等你路過我的容顏。
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