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ag亞游平臺試玩,您可以 登陸或者 注冊

念橋邊紅藥

作者: 雨玲時間: 2013-10-10 15:28閱讀: 收藏評論在線投稿

十指相扣,滿眼淚花紛亂,喉邊的哽咽讓你我相對無言。初秋的寒蟬,鳴叫聲凄切,哀傷遜色了銀瓶的碎裂。愁悶的雨為何這般不懂風情,撲澆著凄美了一夏而今已落散的荼蘼花瓣,凝重了逶迤陌邊你我愁的離別。身后的長亭是不是也在應景,黯然的傷情。

我江湖浪跡,一生在漂泊,辜負了你嬌美的容顏。你未曾相棄,一直相伴。霎時間,悲憂的思緒如麻凌亂。我全力相憶,憶你我的初遇。那一遇,說不清有幾分意外,為何就寫下了這短暫的姻緣。

市井外,一家殘舊的客棧,在門前我沽清酒半盞,小桌上也只有 茴香一碟。解下腰間的長劍,我不經意回首輕看。此時,從你的手中 滑落一只輕盈的絲絹,散落了一地脂粉奩。你俯身去撿,起清風一陣,獨留胭脂在地,織就了鴛鴦的絹紛飛,飄落了我的劍邊。我放下盞,歸還你的絲巾,冷峻的目光不曾撞你容顏。你接絲巾,纖嬌的指闖了我視線,悸動我冰冷的情愫,于是,我抬頭遇了你滿眼的笑意,幾許繾綣。清風悠悠,飄落的黃葉一地,懵懂間,締結了羨煞世人的姻緣。

浪跡歸來,我只愿與你廝守鄉間,從此不問刀劍。粗茶淡飯,桑麻野菜,尋常人家,朝夕顧盼你指間的繡花針。無奈相守了須臾,江湖深處再起風雨,我飲了你溫的酒,含淚奔武林了恩仇。

凄涼清秋節怎就如雪冷,落了的荼蘼幾時化在了泥土?梧桐雨也已停,你不忍我動身,在這凄婉的黃昏。而你是否知 我心中 此時也如刀在割。我怨江湖的恩仇,讓我不能再飲你沏的茶,又提劍去漂泊天涯,回到了從前。

忍了痛,松你的手,騎上了瘦馬。揮馬鞭,我淚如雪花紛繞不斷。不敢回頭 只怕看到你在長亭邊 眼淚猶滄海,心兒碎絕,殤情念不出只字片言。夜幕暈染了天地,不知你是否離去,不斷的憔悴。

陌生的湖邊,我下馬席地坐下,相望千里煙波。殘月曉風,我愁容不展,怎眠?
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上一篇:青****情 下一篇:心碎的天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