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ag亞游平臺試玩,您可以 登陸或者 注冊

聲聲入耳

作者: 靈動天下時間: 2013-09-17 08:46閱讀: 收藏評論在線投稿
  不知何時,麻將被人稱為是我國的一種文化,這不禁令筆者納悶,一向對之近而遠之的我忽然覺得,我已偏離這種文化太久。
  
  提起麻將不免想起了國民黨人的高級軍官太太,幾個人穿著華麗的衣服,嘴里叼著名牌香煙,吱聲扭氣的樣子。坦白地說,我并不大贊成這個,因為許多人因為麻將,工作期間脫崗,家里顧不上打理,孩子顧不上管,這成何體統。
  
  我們所居住的小區,麻將之風十分嚴重。那天沒事和老公細細盤點,我們這個單元,層層都有麻將愛好者,湊上幾桌沒問題。中午接送孩子時,樓道里總能聽見洗牌聲。打麻將人也分三六九等,我們單元的四層住著是某一科室的護士長,自然和她玩的全是這一級別的人。送完孩子回家,這幫人也下班了,三五成群的女人們走下樓來,有的還顧不上穿好那白大褂,有的玩麻將時明顯護士帽也沒往下取,珍惜時間十分重要。這些女人們這走邊穿衣服。急沖沖地樣子,我得趕緊讓路要她們走。二層則是住的普通老百姓,自然玩麻將的也是一般的人,這家人從早到晚,不停地有麻將聲。家里的人也是進進出出,好不熱鬧。如此的家庭環境,孩子們怎么能學習好?
  
  我們小區的后墻有人私自打建了小平房,這里的人取暖,做飯還靠煤炭,自然少不了木頭棍子來引火。北方的天氣每到春天風便很大,一日我去接孩子,只見一小房子上一根棍子晃晃悠悠地,叫人好不擔心。真怕孩子們放學路過,棍子被風吹下來,打著孩子的腦袋,便想進去和主人說說。剛剛走過院子,只見一個六歲左右大的小孩子,兩個臉蛋花生生的,不知道幾日沒有洗過了,家中圍坐著一伙人,聚精會神的摸著手中的麻將,絲毫沒有感覺到我進了他家的院子。我見此狀,退了出來,別自討沒趣,壞了人家的興致,找罵。
  
  路上隨處都可以看到大便,先前這里不是這樣的,且每天早晨這里是有人清掃的,可為什么忽然多了這些東東,讓人看了了惡心,后來聽人說,不遠處開了家麻將館,晚上生意很好,這個地方沒有公廁,人們只好勉為其難,到處拉了。可有些人也懂得如何享受,他不愿意平地上拉,怕糞便濺到自家的衣服上,便只好蹲在路邊的樓梯處,叫人好不惡心,第二天總能聽到行人罵:比狗不如。我和孩子則是不停地說:小心!
  
  一日沒事到鄰居家串門,鄰居笑著和我說我們這里的一戶人家,這家人天天都在打麻將,因為沒錢,玩得也小,一百元的底,誰輸完這場麻將就算結束。她家的孩子不停地叫,媽媽來削鉛筆,媽媽心煩,大罵孩子討厭。因為孩子的鉛筆是一角錢買來的。她家也是單職工家庭,且老公掙得不多,只有這樣節省著過日子,買一角的鉛筆了。我不禁大笑,中華牌鉛筆也算好一點的鉛筆了,一元三根,一百元能用幾個學期呀。
  
  前些年表姐夫直腸癌住進我們這家醫院,我不時地去打聽一下,一日見表姐夫艱難地扶著樓道的欄桿去廁所,我忙問表姐哪去了,表姐夫怕我說她,忙說去市場買東西了,開飯時,依然不見表姐回來,表姐夫一個勁地叫。后來聽人說表姐來了不久,就結識了這里的麻將朋友,留下表姐夫一人,跑到了五里地以外的地方,玩麻將了。
  
  并不能說麻將不好,而是說打麻將的人太沒分寸,閑時可以娛樂,但不能把這個當作賭博的工具。我們這里春節期間,平時不玩麻將的人這時也要玩幾把,一場下來輸上千二八百那不成問題,似乎玩得越大自己越有錢似的,有的人不惜挪用公款。為此夫妻間打鬧實在是平常事。這娛樂還叫樂嗎?
  
  一日我與曾也玩麻將的老公說起麻將,我說人們為什么不能在飯后坐在一起,不要談錢的玩上一會,老公大笑,說:你不知道,麻將如果不帶錢字,沒人玩,誰閑了沒事干,摸那個。我一陣吃驚,這就是人們眼中的娛樂?
  
  我們隨處可以看到麻將館的,生意十分地紅火,可是如果建一個文化站,卻也未必會如此。早在八十年代初,我們村子里便有了文化站,那時的文化站有報紙,書刊,而且是全免費服務。可沒幾天就關門了,因為沒人去。前不久爸爸因有事回老家,回來后說我們村子里已經有四個麻將館了,生活都十分的紅火。而我們村的人口大約也就三四千吧。
  
  不知道麻將算不算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的產物,反正我們走在路上,隨處都能聽到入耳的麻將聲,再也不要念著風聲雨聲讀書聲,聲聲入耳。可以改成風聲雨聲麻將聲,聲聲入耳。
  
  不能因為自己不玩麻將就說麻將不好,是自己被時代淘汰了,但是順應時代的人們也應適可而止,一味地沉浸其中不能自拔,家不理,孩子不管這不大好,在不誤家事的情況下,適當地玩一玩,娛樂一下也可以。但對分寸還是玩麻將人應有的思想。在工作,家庭兩不誤的前提下,適度地玩一玩,不是不可。但處處聽到的麻將聲也不能算是一種正氣之聲。奉勸麻將愛好者,適可而止,別為此誤了孩子學習,弄得夫妻關系緊張,更別為此欠下一屁股的債。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