歡迎來到ag亞游平臺試玩,您可以 登陸或者 注冊

結局,真讓我疼到不行

作者: 空谷幽蘭時間: 2014-01-03 18:15閱讀: 收藏評論在線投稿
  (一)
  當當當,他敲響了房門。門開了,從里面探出一個人來。
  “兄弟,需要臺燈么?”他是個推銷員。
  “你大爺!”
  他愣了一下,又說:“兄弟,新產品,你可以看看。”
  “你大爺!!”
  沒有說錯話啊,他想:“兄弟,不買臺燈你也別罵人啊。”
  “你大爺!!!你看看,我是兄弟么?!”
  他仔細一看,竟然是個姑娘。就這樣,他們就算認識了。

  (二)
  周一,“姑娘,需要臺燈么?”
  “不需要。”
  周二,“姑娘,需要臺燈么?”
  “不需要!”
  周三,“姑娘,需要臺。。”
  “不!需!要!”
  周四,“姑娘,需要什么?”
  “除了臺燈!!”
  周五,“姑娘,需要男朋友么?”
  “。。。”
  就這樣,他們就在一起了。

  (三)
  有人覺得他不靠譜,怎么那么快就喜歡上一個人。
  有人覺得她草率,怎么那么快就答應了他。
  他說,這叫一見鐘情。
  她說,這叫意志不堅定。

  (四)
  那天,他帶她去看電影。
  他想,到哪個感人的情節時,牽她的手。或者,到哪個感人的情節時,摟著她的肩膀。
  可是,電影結束了,他也沒有得逞。
  他膽小?不是。
  他睡著了?不是。
  原來,他們那天看的是:《孔子》

  (五)
  電影結束了,他送她回家。
  她一邊搓著雙手,一邊說:“我手冷”
  他聽了之后,像個男人一樣,把自己的手套給了她。
  這次,變成他手冷了。

  (六)
  他說:“我手冷。”
  她說:“放自己口袋里。”
  他竊笑,“我褲子口袋滿了!”
  她也笑,“放在羽絨服口袋里。”

  (七)
  他一邊擋著口袋,一邊說:“我羽絨服沒有口袋!”
  “那怎么辦?”
  “這樣就不冷了。”
  說著,便拉過了她的手。僅僅過了3秒,他就放開了。
  為啥?
  她到家了!

  (八)
  她上樓,他坐車回家。
  一路上,高興得不了。下了車,還瘋了似的,不停地跑。
  后來,有人問他:“這么高興啊?”
  “屁,”他說,“哥的手機丟車上了!”

  (九)
  一天,她給他打電話。“真的喜歡我啊?~”
  “恩!”他堅定的說。
  “我不是個好姑娘~”
  “沒事,我不在乎。”他堅定的說。
  “我之前搞過好幾個對象~”
  “沒事,我不在乎。”他堅定的說。
  “其實,我不是姑娘,我是個男人。”
  “沒事,我不在乎。”他堅定的說。
  過了三秒鐘,他說:“等會兒 ,你剛剛說啥??”

  (十)
  他知道,她愛惡作劇,就像上面一樣。
  她喜歡用別人的手機,給他打電話,讓他猜是誰。
  “你猜我是誰?”
  “你是我女朋友。”
  “再猜。”
  “你是我媳婦兒。”
  “乖。”
  時間長了,就形成習慣了。
  每當看到陌生的電話打來,他一接電話,就說:“你是我媳婦兒~”
  這天中午,又是個陌生電話。
  他接了就說:“你是我媳婦兒!”
  電話那頭,傳來個熟悉的聲音。
  “我是你媽,兒子,媽媽的手機丟了。”
  “。。。阿姨你好,我是你兒子的同學,他出去了不在。”

  (十一)
  每次出去玩,她總是問他去哪。
  他說:“去看電影吧。”
  她說:“不去,沒好看的。”
  他說:“去打臺球吧。”
  她說:“不去,你打不過我。”
  他說:“那你還問我。”
  她說:“你可以幫我排除錯誤答案。”
  他說:“。。。”
  她說:“去逛街吧。”
  他說:“走!”
  她喜歡他的民主,他喜歡她的專政,他們都樂此不疲。

  (十二)
  他是個學生,她也是個學生,他們的大學離得很遠,相距一個半小時的車程。電話和短信,成了他們聯系的主要方式。
  一天晚上,他收到了一條短信: “親愛的,快來。”
  他瘋了似的跑了出去,深怕她有什么危險。
  剛到她宿舍的樓下,又是一條短信: “快來你宿舍樓下,我找你來了。”短信發送時間是一個半小時之前。
  他的電話響了,他按下接聽,還沒來得及說話,就聽:“我在你宿舍樓下快下來!”
  他無辜的說了句:“。。。我也在你宿舍樓下。”
  “你大爺的中國移動!”
  兩個人同時說。

  (十三)
  結果那天,兩個人誰也沒回宿舍,他們去了家快捷酒店。
  他堅持睡沙發,并一再堅持,“禁止婚前OOXX行為”原則。
  她說,“。。。我怕你感冒。”
  他說,“你早說,凍死我了。”

  (十四)
  第二天,兩個人都感冒了。
  她說:“都怪你!”說完,打了兩個噴嚏。
  他說:“我錯了,都怪我。”還沒說完,打了十八個噴嚏。
  兩個人都笑了。

  (十五)
  她很懶,懶到病了也不吃藥。
  他說,“你等我會兒。”他回來時,手中多了一兜子藥。
  “買這么多?!” 她說。
  他:“恩,就差治癌癥的藥了。”
  她:“。。。為啥不買啊?”
  他:“。。。買了也用不上。”
  她:“怎么用不上?”
  他:“再臭嘴我讓你用云南白藥!”
  她:“。。。”

  (十六)
  他是個有稀奇古怪點子的人。
  這天,他用磁帶錄了一段,自己寫的浪漫的詩,給她送去了。
  第二天,她說,歌曲挺好聽的。
  他認為,她不喜歡詩而喜歡歌曲,于是,他又用磁帶錄了一段,自己唱的歌曲,給她送去了。
  第二天,她說,故事挺好的。
  他問她,你為什沒有聽磁帶。
  她無奈的說,“我找了全宿舍樓也沒有找到能放磁帶的錄音機!”
  “那你怎么敢說磁帶里的內容的?”
  “我猜的。”
  “你怎么猜的?”
  “你自己看!”
  錄著他寫的詩的磁帶,是邁克爾杰克遜的專輯。
  錄著他唱的歌的磁帶,是孫振爺爺講鬼故事。

  (十七)
  傳說,在摩天輪最高的地方,親吻你愛的人,你們就能天長地久。
  他問她,你知道摩天輪的傳說么。
  她搖頭。
  他說,我帶你去,你就知道了。
  到了摩天輪的最高點,他才知道,她有恐高癥。
  悲劇,悲劇,悲劇,他一邊心里默念,一邊扶著她,到附近的麥當勞休息。
  “對了,你還沒告訴我摩天輪的傳說。”
  “傳說在摩天輪最高的地方,親吻你愛的人,就能天長地久。”
  她沉默了幾秒,問 “你聽說過麥當勞的傳說么?”
  “沒有,那是什么。。”
  他還沒有說完,她就輕輕吻了上去。
  她問, “知道什么是麥當勞的傳說了么?”
  他連連點頭。

  (十八)
  一天夜里,她哭著給他打電話,“我夢到你不要我了!”
  他想了想,說: “我夢到中國足球拿世界杯冠軍了。”
  “不可能!!你的夢太假了。”
  “恩,我覺得你的夢也是。”

  (十九)
  他帶著她去參加聚會,還有他的哥們兒,大家一起去唱歌。
  他點了一首《就是愛你》,然后站起來,拿著話筒說,“下面這首歌,是我獻給我媳婦兒的!”
  結果,從音響里,華麗麗的傳來熟悉的音樂。
  “我擦,誰給我改成《愛情買賣》了!!”他亮了。
  大家忽悠他們合唱一首,有人說,唱《廣島之戀》。
  他一下就怒了,說: 《廣島之戀》只要是戀人唱了,就一定要分手。
  她樂著上去,點了首《今天你要嫁給我》,然后,主動唱男聲部,他又亮了。
  但是,他很快樂。

  (二十)
  他愛喝酒。喝多了,就愛說實話。
  有天,他和兄弟們聚會,喝多了。
  她的電話響了,是他打來的。
  “我真的喜歡你。。。@#¥@¥!¥#。。。媳婦兒,明天給你送早餐。”
  她聽的一頭霧水,但是心里暖暖的。
  她暖的不是第一句,而是,最后一句。

  (二十一)
  第二天,他的酒醒了,給她買好早餐送了過去。
  “昨天喝多了,都說啥了?”
  “啥都說了。”
  “我靠。。。真的?!”
  “恩,你的銀行密碼是482334。”
  “我靠。。。我昨天沒穿內褲的事呢?”
  “。。。這個沒說。”
  “太好了~”
  “。。。現在說了。”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  (二十二)
  他們鬧別扭了。也沒啥,就是她和別人玩QQ斗地主,一天沒理他。 一天不是問題,只是,那個別人是她前對象。
  她是個不傷人的人,他知道。
  分手了,也能做朋友,他知道。
  但是他就是別扭。
  “下次別和‘別人’玩了,成不。”
  “你吃醋了啊~~”
  “恩= =”
  “哈,活該,誰讓你忘了昨天是什么日子!”
  他愣了一下,忽然想起來。
  昨天是他爸爸生日,他沒有說什么,抱了她一下。
  撥了個電話,“喂,老爸,生日快樂。”
  掛電話之前,他說,“爸,我給你找了個孝順的兒媳婦。”

  (二十三)
  就這樣,他有女朋友的事情,他的家里就知道了。
  “帶回家來,先給你爺爺奶奶看看。”他爸爸說。
  “誒?您和我媽不看啊?”他問。
  “先過你爺爺奶奶那關再說。”

  (二十四)
  他給她打電話。“過幾天有事么?”
  “有啊,過幾天姐們從外地回來,要聚會。”
  “哦。。”
  “啥事?”
  “沒事,想帶你見我爺爺奶奶去。”
  “哦,我過幾天沒事了。”

  (二十五)
  她給奶奶買了條圍巾,給爺爺買了罐好茶。
  他說,“多少錢,我給你。”
  她狠捶他一下,說:“你收著。”
  去之前,他緊張,她更緊張。
  進了家門,他們的手,就沒有分開過,一直在牽著,成功過關。

  (二十六)
  一天,他給她打電話。
  說著說著,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  “誰啊?飯都不讓人吃了。”他半開玩笑的問她,“跟哪個男士在吃飯呢?~”
  “跟我哥=。=”她說,“你等會。”
  然后他清楚的聽到,“哥,和我對象打電話呢。”

  (二十七)
  就這樣,他們的愛情,就算是公開了。
  她問,“明天你有事么”
  “沒有!哈哈,是不是你哥要見見我?”
  “不是= =”
  “。。。哦。。。那是啥事?”
  “我爸爸要見見你~”
  “那天你不是跟你哥吃飯么!!”
  “恩,那天我爸也在。”
  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  “怎么不早說,我好準備一下!”
  “因為我剛知道,明天我媽不在家~”
  “跟這個有啥關系?”
  “我爸要你陪他喝酒= =我媽不讓他喝酒。”
  “。。。你等我買酒去!”

  (二十八)
  進門前,她緊張,他比她還緊張。
  酒一下肚,她爸爸,還有他,全放開了。
  “酒是個好東西啊!”
  回家的路上,他不停地說。

  (二十九)
  家長滿意,自己樂意,還有什么比這個更快樂?
  就在這時,傳來她要出國的消息。
  “你要去哪?”
  “德國。。。”
  “哦,什么時候回來?”
  “7年,或者。。不回來了。”
  沉默,“什么時候走?”
  “還有一個月吧。”
  “什么時候決定要走的?”
  “就是昨天。。。”
  “你家里人讓你去的?”
  “恩,我媽。。。。”
  她哭了。
  他說,你在哪,我去找你。
  兩個人,在當初那個麥當勞見面。
  “好了,別哭了。7年而已。”她哭得更厲害了。
  “還記得,你告訴我的麥當勞的傳說么?”他問。
  他抱住了她。

  (三十)
  第二天,他偷偷的去找她媽媽。
  她媽媽說,孩子你先回去吧。
  他堅定的說,阿姨,我能給她幸福。
  三小時,談了整整三個小時。

  (三十一)
  就在他找完她媽媽的第二天上午,他的電話響了,是她的號碼。
  “我不走了!!“
  “真的?!”
  “千真萬確!”
  “太好了!”
  緊接著,是她媽媽的短信:“孩子,我看你表現。”
  這一次,是他哭了。

  (三十二)
  “唉~不能去外國旅游了!~”
  “你那是旅游啊?!”
  “我不管,你得賠我。”
  “= =成,等我掙了錢,帶你走!”
  “你說的!~我要去希臘!~”
  “恩,坐上公交186,世紀廣場站下了,出門左轉就到。”
  “我呸!~”

  (三十三)
  “給,送你的。”說著,他遞給她一個精美的盒子。
  “今天什么日子喲?~”
  “我們在一起一年半了。”
  “一年半還慶祝啊?= =”
  “半年一小慶,一年一大慶。緊跟國家腳步!”
  “哈哈~~~”
  她打開包裝,是一個臺燈。
  “姑娘,需要臺燈么?”
  “不需要~~”
  “姑娘,需要什么?~”
  “除了臺燈!”
  “姑娘,需要男朋友么?”
  “不需要!~”
  “啊= =?”
  “需要個老公!”
  那個臺燈很別致,是他純手工做的。在按鈕那,是按照她做的公仔。而燈泡,則是按照他做的公仔。
  她笑著問,“你愿意做燈泡啊?”
  他笑著答,“是啊,你就是開關,”他頓了頓,“只要你動一動,我就為你發光。”
  “那我要是不動呢?~”她要難為難為他。
  “恩。。”他想了想,“我就來修理修理!”說著,使勁的捏了捏她的小臉。

  (三十四)
  畢業了,他去了外地,而她,卻留在了本地。
  “等我回來。”
  “恩!~”
  “我每個月都能回來!”
  “恩!~”

  (三十五)
  異地,折磨愛情。
  現實,摧殘愛情。
  起初,她每天計算他回來的日子。
  而他,也在倒數。
  后來,短信漸漸少了,電話漸漸少了。
  他覺得,每次他回來,她都像例行公事似的。沒有開心,沒有歡樂,有的只是沉默。

  (三十六)
  終于有天,他問她:“你是不是不愛我了?”
  過了許久,她說:“沒,你想多了。”
  他忽然覺得,那一天要來了。

  (三十七)
  過了4個月,她還是對他說了,“我們,分手吧。”
  那一刻,他愣住了。
  “為什么?”
  “我累了。”
  “休息之后呢?”
  “我習慣了一個人的生活。”
  他直接沖到火車站,票沒了,他找票販子,卻被騙了700多。
  最后,他花了身上僅剩的180,買了張站票,站了23個小時。

  (三十八)
  “你走吧,我不會見你。”這是她發給他的最后一條短信。
  他就這樣,在她樓下等了一夜。那一刻,他才知道,如果一個人不愛了,就真的是不愛了。

  (三十九)
  兩年后,他出國了,一個人去了希臘,工作和生活。
  而她,也找到了自己愛的人,結婚生子。
  每年,他和她在一起的那一天,她總是能收到,他寄來的,希臘的美麗風景照片。
  他記得,某年的某天,她曾經告訴他,她想去希臘。
  在他心里,他欠她一個希臘。
  她的丈夫總是問她,這些東西是誰寄的,她說,一個朋友,老朋友。

  (四十)
  2011年10月23日,
  她看了看日歷,又到了那天。她習慣性的去郵箱,打開,卻發現什么空空的,什么都沒有。大概,是郵遞員還沒有送到吧,她想。
  那天晚上,她做了個夢。仿佛又回到那天,他們在一起的,那一天。
  那一年,他20歲,她19歲。
  “兄弟,需要臺燈么?”
  “你大爺!”
  “姑娘,需要臺燈么?”
  “不需要!”
  “姑娘,需要男朋友么?”
  “。。。”
  忽然,她醒了。分不清剛剛是夢境,還是現實。她好像聽到門外有人說話,仔細一聽,卻又沒有聲音。看了看表,凌晨2點24分。
  大概,是太累了,她又睡了過去。
  (后記)
  第二天,她打開收音機,傳來一條新聞。
  “劇本臺報道,北京時間今日凌晨2點22分,在希臘北部發生強烈地震,目前已造成8324名居民死亡,2萬多居民受傷,此數字還在增加。”
  此后,再也沒有人,給她寄來照片。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1)
    100%